橘子味的橙汁儿

本人什么cp都可以,不过,璧衡szd!!!

[巍生]你是我的“学生”

1.

    这天晚上,罗浮生抢完地盘已经是十一点了。一般的话罗浮生都会选择住在美高美,因为他怕黑,而今天罗浮生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选择了回家,他住的房子并不远,走上大概五六分钟就可以到了,不过有点出乎意料的是他住的是老房子,巷子狭小阴暗,平时连个人都没有,也没有路灯,一到晚上就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罗浮生打开手上的手电筒,步伐加快的在曲曲折折得巷子里前行,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心里突然发慌了起来,右眼皮跳个不停。

    寂静的夜,没有一丝声音,甚至连只老鼠都没有。

    罗浮生握紧手电筒四周望了一圈,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但是又看不到人。

“艹,老子可是东江小霸王,在这怕什么。”

    说完便加紧脚步,往家的方向走去,一步三回头,罗浮生可以确定的确有人在跟踪自己,因为他听见了皮鞋的声音,他今天没有穿皮鞋,所以他很确定。

    罗浮生转了几圈,始终没有找到人,忍下心中的惧意,壮着胆子大喊道:“是谁,快出来,别逼小爷我亲自找你出来,不然……”

    还未等罗浮生说完,一股强劲的力量将罗浮生拉了过来,面朝墙,脸贴墙。罗浮生想要反抗,却发现那个人力气太大,自己根本动弹不了,大声道:“你是谁,赶快松开我。”说着罗浮生努力扭头,想看看清身后的人,奈何那个人直接将他的头按住,动弹不得。

    随后罗浮生闻到了一股的味道,香香的,不知道是什么花的问道,有点熟悉。

    大约几秒后,罗浮生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软的不成样子,现在的他,只能任身后的男人动作,心底的恐慌越来越大:“你,你要干嘛!”

    男人用黑布蒙住了罗浮生的眼睛,抱着怀里软软的身体不吱声,也不阻止,任由他嘴里说着“问候”自己的话。

    “你要干嘛,小爷告诉你,你赶快放开我,不然,小爷让你好看。”

    “你到是谁!许星程派你来的?你告诉他,老子永远不会喜欢他”

    “还是说,你是胡奇派来的,小爷告诉你,你完了!”

    “我**妈,赶快放了老子,你tm******,老子让你全家***”

    罗浮生越说越快,男人的不回应越发让罗浮生害怕,只能靠这种方式来疏解自己内心的恐惧,说的说的,罗浮生听见了汽车的声音。

    男人毫不怜惜的将罗浮生扔进了后座,自己也坐了进去,只听见男人清冷的说了一句:“走。”

    罗浮生听到声音愣了一下,没有想到绑他人声音居然这么好听,不过就算在好听,也不能改变他绑架自己的事实。

    于是,罗浮生开始向前面开车的司机的求助:“开车的,小爷告诉你,小爷是东江小霸王罗浮生,洪帮的二当家,只要你帮我,我就会保你们一家人在东江一生无事。”

    罗浮生这话引得两个人笑出了声。

    不过也不怪罗浮生如此,一个人害怕极了,什么蠢事都可以做的出来,就比如现在。

    “哈哈,你钟意的这个“新学生”果然有趣,太有才了。”

    男人呵呵笑了一声,道:“所以,我才要教他啊。”

    “那可得好好教,若是下次还是这么可爱,那你可就失败了。”

    “自然。”

   

男人眼里划过一丝情绪,他一定会“好好”教的,毕竟他是他亲自挑选的。









我对巍生下手~

[花无谢专属活动](毛花)桃花源记


上一棒的太太: @倾执


    我是小学生,我是小学生,文笔渣渣,别喷我,错字请原谅,我是小学生。


正文

    1.

    晋太元中……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2.

    豁然开朗!!!


    花无谢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象,仿佛自己进了个“假山”[这这这……]又惊疑的往前走了两步,四周望了望。[不是说是什么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吗?不是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吗?就算那些都没有,有个人也好啊!!!为什么一个人都看不到,而且全是树!!!!!]


    身为我朝三大家族之首花正坤的二儿子,花无谢自是从小就锦衣玉食,凉庭小院的,哪来过这种地方。


    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上次千寻姐姐和倾城双双坠涯回来之后,千寻姐姐是没什么,倒是这倾城像是中邪了一样每日念叨着什么林尽水源,便得一山……。


    念来念去,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同时又对桃花源这个地方产生了好奇,他不知道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等好地方,在好奇心的促使下,加上想给倾城治病,便来到了这里。


    山林里面的各种树木枝繁叶茂,密密层层的,脚下又是凹凸不平的路,极其的不好走。


    从山洞小口进去,一直往里走,不平坦的路让他吃尽了苦头。花无谢虽说是学武的但哪里受过这种苦,走了一大会,就找了个石头坐了下去,或许是没注意,再次抬头的时候,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布满了迷雾,惊慌的起身,眼睛所到之处,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忽然,一道黑影似是从花无谢身后飞过,还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花无谢立马打起神经,警惕的看着四周。


    窸窸窣窣。


    “谁!”花无谢大喊道。


    “嗷呜嗷呜嗷呜……”一张毛茸茸的脸就这样出现在花无谢面前。


    对上面前这只生物的脸,花无谢眨了眨眼睛,然后……翻了个白眼,华丽的晕倒了……


    3.

    “咕噜咕噜咕噜”“叽里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叽”


    嘶,好吵!花无谢徐徐睁开双眼“唔……”


    适应了一会,花无谢才发现了不对劲。


    等会,这是什么。头发???,还是黄色的?什么鬼!花无谢抬起右手揪住那根头发,一下,两下,断了……皱眉,抬头。


    “啊!”一声叫声响彻整个山洞,花无谢往后跳了一步,一脸惊恐的指着面前的几只毛猴子,害怕的说:“你。你,你们不要过来,别过来!”


    几只猴子对视了一眼,大概是听懂了花无谢的意思,乖乖的站在了原地,不做动弹。


    双方一直僵持着。


    花无谢此刻内心不断翻涌,现在他只想逃离这个鬼山洞,眼睛珠子机灵的转了转,露出八齿微笑。


    “你们几个往那边站站。”可爱的小指头向左指了指。


    挪~在挪~继续挪~几只猴子靠着左边的石壁依次站好。


    见他们都站好,花无谢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一边说着,一边向右挪了几步。“那个,站那别动,别动。”然后拔腿就跑


    “砰_”还没跑出洞口就撞入了一个毛茸茸的怀里,毛猴手里的果子散了一地,惊讶的看着怀里的小人儿。


    花无谢抬头,吓得连忙又跑了回去,警惕的盯着那个新进来的毛猴,手微微发抖,悲催的想着(为啥又进来一个!)


    随后花无谢又悲催的发现,刚刚自己由于太过于惊吓,又跑了回来,作孽啊!


    毛猴蹲下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果子,抱在怀里,还未走几步,花无谢就喊到:“你别过来!”同时又看着他怀里那红红的果子咽了咽口水,(好饿啊~)


    闻言,毛猴停了下来,不解的看着他,自己只是想给面前的这个美人送吃的,为啥美人看起来好像很怕自己。


    “咕噜咕噜咕……”看花无谢一脸迷茫,就把果子放到地方,指了指果子,又指了指花无谢,最后指了指嘴巴,花无谢这才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试探的问道。


    “这是……给我的?”


    点头。


    看向那通红诱人的果子,道:“你先让他们出去,然后你也出去。”


    虽是疑惑,但还是一起出了山洞,只不过,毛猴却在洞口偷偷的看着花无谢,大概过了几分钟,毛猴感到嘴上有什么东西正在往下流,用手一摸,果然,美人就是好看啊。


    不一会花无谢便吃完了果子,揉揉还没吃饱的肚子,开始打量起了这个山洞,仔细一看,什么“锅碗瓢盆”啊,石床啊,和他们过的也没什么不一样嘛,就是材质不一样而已。


    这可真的是“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啊。


    4.

    经过几天的相处,花无谢慢慢放下了戒    备,开始和毛猴接触,相处下来,还是蛮可爱的嘛。花无谢这样想着。


    由于毛猴子有好几个,花无谢给他们分别起了个名字,那天带他回来,还给他果子吃的叫大毛候,那天醒来见到的几个依次是二毛猴,三毛猴,四毛猴,小毛猴。虽然说都是毛猴,但是不得不承认大毛候是这个山林里最帅的猴。


    不过,这个大毛候常常在花无谢睡着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在旁边躺下来,搂着他一起睡。一开始花无谢还没感觉到,知道有一天,他感觉自己脸上毛茸茸的痒痒的,一睁眼便看到大毛猴嘴吻在自己的额头,这可是把花无谢吓了个不轻,躲了好几日,后来还是被几个桃给收买了,默许了大毛候可以抱着自己睡觉,但是,不可以在亲自己,大毛候还苦恼了好一会。


    昨天……


    “给,你的”大毛候抱着几个已经洗好的桃子现在花无谢的不远处。


    “哼!不吃!”


    “不次(吃),饿。”


    “哼!我不饿。”说完肚子咕咕叫了起来,花无谢脸一红,傲娇道:“你把桃放那,我自己吃。”


    “好。”随后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


    “你,你那天为什么抱着我睡觉,而且,而且还亲我?”


    听到花无谢如此问,大毛候更慌了,眼睛不敢看他,但还是回答了:“你,美人,香。”


    这个回答让花无谢怀疑大毛候下面是不是要说因为自己香要吃了自己。


    “喜欢。”大毛候脸上热腾腾的,不去对视花无谢得眼睛。


    花无谢的脸也热了,红彤彤的,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脸红呢,明明就是只毛猴嘛:“你,你,你以后不许在亲我。”


    大毛候难得聪明了,说了一句:“抱着你,睡,可以。”随后有皱着眉道:“想,亲,香。”


    “不行!”花无谢想也没想便拒绝了,这怎么还得寸进尺了。


    “要,亲。”


    “不行!”


    “亲!”


    “不行!要不你也别抱着我!”


    听到这句话大毛候安静了下来,他的表情一会一个变化。看的花无谢精精有味,最终大毛候妥协了:“好,不亲。”


    5.

    花无谢来到所谓的“桃花源”已经20多天了,这些日子寻寻觅觅,除了这片山林真的没有那些良田美池,所以,花无谢决定放弃寻找,打道回府,出来这么久,想必父母也是担心了,尤其是老祖宗,想到这里,不由得笑出了声。


    旁边正在编草裙的大毛候听到声音抬头一看,嘴角流出了不明的液体,道:“美人,笑,好看!”


    “大毛候也很好看,是不是饿了,都流口水了。”说着用袖子擦了嘴角的液体。

“不饿,想,美人。”


    脸红。


    “我不叫美人。我叫花,无,谢,知道了吗。”花无谢一字一句的说着。


    “花,花,花,花。”大毛候很想叫出花无谢的名字,但是总是说不出第二个字,所以听起来就是花花,花花。


    “不是花花,是花,无,谢,无,谢。”花无谢耐心的叫着。


    “花,花,花。”大毛候越说越着急,那声音都快哭了,花无谢连忙说:“花花也很好听,就叫花花吧。”


    “好。”笑眼盈盈。


    (真好看啊~)


     两人就这么在山头上做了一个下午,晚上,太阳要落山了,花无谢偏头靠在毛猴的肩膀上,指着黄昏道:“多好看啊,这是我见过最好的日落了,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看到。”


    叹息。


    “有!一定,有!”毛猴激动道。


    花无谢扭头,那双亮晶晶的眸子撞入了花无谢的心,心里苦笑道(怎么会有呢,回去之后又要进行勾心斗角的官场争夺了,怎么会有时间,呵。)


    “嗯,一定会有。”月牙弯弯,笑容依旧。

夜晚,花无谢躺在大毛候怀里,迟迟没有入睡,忽的,花无谢问道:“大毛候,你们这里怎么出去去外面啊?”


    “外面,不好,不出去。”毛猴道。


    “可是我的家在外面啊,总不能不让我回去吧。”花无谢笑道。


    毛猴猛地坐起,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珠子看着花无谢问道:“你,要,走!”


    月色真美,此时的毛猴看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异常的生气,毛猴的态度,使得花无谢感到非常奇怪。


    “对啊,本来来这里就是因为好奇,见过之后就要回家了啊,家里还有亲人等着我呢。”


    而毛猴却是气愤的离开了山洞,留下花无谢一个人坐在草席傻眼,那草席是大毛候几日前亲自编的。


    (什么啊。)花无谢不明白为什么就生气了,也没了睡意,坐在洞头看了会月亮,不知不觉的,便昏昏欲睡,倒下时,花无谢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安心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毛猴并不在身边,这还是自自己同意后第一次醒来后没有看到他。花无谢不知为何心里有一些失落。


    今日进来送果子的也不是大毛候,而是最小的那只猴子,花无谢揉揉他的头,假装不在意的问道:“你们老大呢?怎么今天不了他?”


    小毛猴的手指了指外面说了一串听不懂的语言,随后放下果子,便跑了出去,花无谢来不及叫住她。看着面前的果子,叹了口气,开始进食。


    毛猴现在树上,看了片刻,嘱咐了几只猴子看好花无谢,离去了。


    6.

    花无谢已经有五日没有见到大毛候了,坐不住,只能自己去找出口,然而山林太大了,不一会便迷了路,最后还是三毛猴带着自己回到了山洞。


    每当花无谢问这几只毛猴知不知道出口,一个个就不理自己,三下五下跳走了,没办法,只能自己继续找出口。


    又过了两三日,花无谢突然感觉每个毛猴奇奇怪怪的,总是躲着自己,除了每日定点送过来的食物,平时根本见不到人。


    花无谢正打算偷偷跟过去看看,却被许久不见的大毛候堵住了路。


    “花,花,想,你。”毛猴一字一句的说到。


    一见到大毛候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花无谢不知怎么的心里涌上一阵委屈,不去理会大毛候。


    接下来无论花无谢朝哪个方向走,大毛候总是堵在花无谢面前,不让他过去。


    “花,花,不,生气。”毛猴道。


    “你那天去哪了,为什么这么久见不到你,你是不是不让其他的猴子带我找出口。”低着头的花无谢抬头一串质问。


    大毛候慌了,连忙摆手道:“不,我,有,事情,重要,对,不起,我,美人,留下。”


    花无谢很想问,你一个山林里的毛猴,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大毛候圆溜溜的大眼睛堵住了花无谢的嘴,无奈:“以后不许丢下我这么久。”


    “嗯嗯。”大毛候疯狂点头。


    大毛候带着花无谢在山林里到处晃悠,就是不让花无谢回山洞,没次花无谢提出想要回山洞休息时,大毛候总是说好玩,想要玩,花无谢无奈只好陪着他。


    夜晚降临,花无谢总算是可以回山洞了。


    一脚踏进山洞,花无谢恍惚间以为自己进错了地方。


    用纸做的大红花和喜字摆在了正中央和石壁上,满石桌的果子,香蕉,葡萄,睡觉的草埔上有一个大红喜字的被子,还有猴子装模作样的吹着唢呐,一切的一切,使花无谢非常的恍惚。


    这是……哇,这里还有母猴子,不然怎么会装扮成这样。


    花无谢笑着回头道:“大毛候,恭喜。”也仅仅是祝福。


    这时,小毛猴走了过来递给了花无谢一套红色的衣服,花无谢一愣,这是大毛候的衣服,还挺像样的。


    “喏,穿上吧,一定很好看。”大毛候却摆了摆手,道:“这,你的。”


    “我的?”花无谢此刻很不想承认,这里的主人公之一,就是他自己。


    “别开玩笑了,你们弄,我先出去了,不打扰你们。”刚想出去就被大毛候用右手挡住了。


    毛猴眸子里的情意满满,认真的说到:“无,谢,我,喜欢你。”练习了许久,终于喊了出来,毛猴松了口气。


    “我,想,永远,和,无,谢,在,一起。”


    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毛猴的话在花无谢脑中就久久不能消散。


    许久……


    “对不起。”说完便跑了出去,毛猴愣愣的看着花无谢消失的背影,眼底的情意渐渐消去,垂下眼眸,想着什么。


    几只猴子感觉到不对劲,慢慢的有序的退出了山洞。良久,毛猴握紧拳头,抬起头来,他相信,美人会回来的。


    7.

    ……


    花无谢醒来是在一间香气缭绕的草屋里,屋里精致的摆设使他以为自己回到了花家,直到一道女声响起,花无谢这才惊觉自己还在“桃花源。”


    “咳咳,你是?”花无谢用双手托起自己靠在枕头上,看着面前美丽的妇人,疑问道。


    “这里是桃花源,我是灵姑子,你可以叫我姑姑,身体感觉可还好?”


    灵姑子!是那个民间盛传的神医,灵姑子!顾不得身上的不适,连忙正起身道:“灵姑子神医,无谢有幸见到,简直是……”


    “好啦,不用说那么多,身体怎么样?”


    花无谢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让姑姑见笑了,无谢身体甚好。”虽是这么说。但下体是真的很不舒服。


    “行了,不用勉强,毛毛生活在深林多年,性爱之事自然没有那么懂,本来以为另一半会教导他,却没有料见另一半会不喜欢他,还闹的满身伤。”


    花无谢红了脸,“毛毛是?”


    “你现在的伴侣,毛猴。”


    “不是,我不是……”花无谢连忙摆手。


    “你用不着否认,像毛毛这样的一旦认定一个人,就会一直对那个人好,不然按照毛毛的性子早就把你扔出去了,以前进来的人不是伤就是残,你是个例外。”


    “啊,不是吧。”花无谢有点被吓到,弱弱的道。


    “是真的,我难道还能骗你不成。”


    花无谢有点不知道此刻是该笑还是该哭了。


    “这次是毛毛做的太过分了,他不应该强迫你,但是,他也是太喜欢你了,不想让你离开,他只是一个毛猴,能懂的多少,我话至此,剩下的你自己想吧,不要让自己后悔。”


    说完,灵姑子离开了草屋,留下花无谢一个人思考。


    “唉(๑ó﹏ò๑),你进来吧。”花无谢对着门外偷听许久的人说道。


    门外的毛猴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花无谢看见他的眼眶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不由得笑到:“我都没哭过,你哭什么。”


    “伤,你。”毛猴带着歉意道,不知所措的样子着实可爱。


    “好啦。”花无谢揉揉他的头,说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坐在这里嘛,不许不开心,笑一个(^o^)o”


    “对,不,起,伤,你,不,故意。”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毛猴最喜欢我了,怎么会故意伤我呢”


    “那,花,花。喜。欢,我,吗?”


    “我也喜欢大毛候。”


    毛猴的脸覆了一层绯红,,害羞的看着花无谢。


    “不过。”抬头:“我还是要出去?”


    毛猴听见花无谢还是要离开,慌张的保住了花无谢,急切的说:“不,不,可,以,不,能,离,开。”


    花无谢将他扳开,抓住肩膀,使他面对自己,道:“你想不想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


    “想!”


    “我也想要和毛猴一直一直在一起,所以,我才会想要出去,我要和我的父母说一声,然后后来,就可以一直一直陪着你了。”


    “为,什,么,离,才,可,在,一,起。”毛猴不解道。


    “因为,我还有家人啊。”


    “家,人?”


    “对。现在,你是我的家人,我也是你的家人,所以我一定会回来的。”


    毛猴摇头,他不明白,他不要美人离开:“不,要!”


    花无谢不在多说话,直接按住毛猴摇的厉害的脑袋,直直的吻了上去,不给毛猴反应的机会,长驱直入。


    一吻分开,毛猴不舍道:“舍,不,得,美,人。”


    “我也舍不得你啊。”


    “花,花。”


    “相信我,我会回来的。”


    “好……”


    8.

    花无谢离开了,他给毛猴下了药,趁着药效没过就匆忙的走了,不舍的走了。


    毛猴睡醒了。身边空空如也,他知道他的美人离开了,暂时的离开。



    9.

    花无谢走后,毛猴每日坐在当初花无谢进来的入口,痴痴的望着,就这样,五个月过去了……


    “毛毛,你……。”灵姑子道。


    “不,美人,回来。”毛猴想也没想到道,眼睛始终盯着那一处。


    灵姑子慢慢的抚摸他的头,温柔道:“我只是想说,我见到他了。”


    闻言,毛猴一怔,就听见灵姑子接下来的话。


    “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他让我告诉你,乖乖的等着,他马上就能回来找你了。”


    “谢,谢。”


   


然后毛猴等啊等,等啊等,也没有等见花无谢(怎么可能(‵□′))


   


     三年后……


    “花花,看,花花。”毛猴领着花无谢指着远处盛开的花朵开心道。


    “嗯,花花,很好看,你也很好看。”花无谢温柔道。


    毛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害羞道:“花花,最,好,看,嘿嘿。”


    嗯,他们是最“好看”的人。



下一棒的太太: @神猫兜布帕


莫得标题

我想重新搞璧衡!!怎么办,(主要是我没灵感了,不知道写啥。)啊啊啊啊啊啊啊璧衡啊,我为啥要写和亲嘞,我该如何写事业线,呜呜呜


倾执:

致喜欢花无谢的朋友们:
您所乘坐的小甜饼航班花无谢号将于公元2019年中秋抵达,登机时间为2019年9月13日00:00——23:00,我们将在每个整点提供一次月饼,二十四种口味供诸君选择。
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中秋月圆,一树杨花簇然盛开在寂静的夜。而后照花台上,一曲箜篌引,勾勒明月疏星寂寥秋。沈家庭院,景仰山岳巍峨。有花自林间而来,散进风里,破开夜的孤寂,尊得万顷光明。一朝霞光漫漫,山海相喝,林中鸟,打破沉默。星辰,花木,似金则灿然,如铁则坚韧,都是天地心血。道浮生须臾过,纵连城之意坚如璧,成勋之心切切急,毋忘人生之景,贵在均齐平衡。闲人散漫书,傲雪,孤璧,齐皎皎。花向阳开,人向死生,千磨万难尘世间,久处仍怦然。心中词曲,皆为护花。承蒙天不少情,落日余晖,夕阳残红,尚缺一场雪,去看世间伟岸。良田三亩,微风几许,夜再落下来,又是满目漆黑的静默。何如敞开心怀,倾一世执念,冯虚御风,种豆栽花,亦乐哉。山野灵猴至幻城,红鼻小丑得其乐。
莫不赏月,静待百花繁盛。
中秋,等花也等你。

0时: @居老师的教案

1时: @大冰冰刘

2时: @箜篌骨

3时: @古秋冬月

4时: @VIVI

5时: @七七和居居

6时: @浮生岂似风中雪

7时: @木辰

8时: @古辣辣盐栗栗

9时: @油条小姐

10时: @幻镜幻境

11时: @玄卿砸

12时: @朱高富贵儿~

13时: @闲人散书

14时: @向死而生

15时: @心曲

16时: @鱼丸粗面

17时: @今天雪花接吻了没

18时: @mirror

19时: @三亩微风

20时: @默mooooo默

21时:倾执

22时: @橘子味的橙汁儿

23时: @神猫兜布帕


文案: @心曲

海报: @木辰   我师兄

npc: @花无谢中心向   倾执

让我们一起欢庆中秋吧!

二宣好棒!!!

倾执:

二宣

杨花飘落满人间,
临水照花水中月。
勒马驻足赏秋花,
巍巍山间花常开。
风花雪月纹章华,
夜间昙花开不尽。
芙蓉水中默默谢,
金花四溅迷人眼。
浮华若梦花难留,
花好璧合共白头。
人间勋荣烟华散,
四时之景四季花。
衡水湖上花飘零,
三龙争花凋零落。
断井颓垣花别离,
寸草春晖花心碎。
雪落花谢等春临,
落花有幸得君护。
樊城花开无人知,
邪璧难控花相随。
蕙质兰心花韶容,
红豆相思花寄情。
顽猴折花君相惜,
枯桃花枝无丑叶。
花好月圆中秋日,
百花齐放为君倾。

0时: @居老师的教案

1时: @大冰冰刘

2时: @箜篌骨

3时: @古秋冬月

4时: @VIVI

5时: @七七和居居

6时: @浮生岂似风中雪

7时: @木辰

8时: @古辣辣盐栗栗

9时: @油条小姐

10时: @幻镜幻境

11时: @玄卿砸

12时: @朱高富贵儿~

13时: @闲人散书

14时: @向死而生

15时: @心曲

16时: @鱼丸粗面

17时: @今天雪花接吻了没

18时: @mirror

19时: @三亩微风

20时: @默mooooo默

21时:倾执

22时: @橘子味的橙汁儿

23时: @神猫兜布帕


文案: @向死而生

倾执: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他们说你从小顽皮
他们说你个性不稳重
他们说你是混世大魔王

可是我却看到你
为爱痴情
心思细密
文武双全

总有人说你太痴情,眼睛里从来只有一人
我却说你专一,至始至终从未改变

这样的你
真诚,可爱,让人爱不释手,又羡煞不已

金秋九月,丹桂飘香
月至中秋,人团圆
那一个团圆日,愿许你一纸韶华,盼与你共度良宵

9月13日,八月十五,中秋夜,共良辰

0时: @居老师的教案

1时: @大冰冰刘

2时: @箜篌骨

3时: @古秋冬月

4时: @VIVI

5时: @七七和居居

6时: @浮生岂似风中雪

7时: @木辰

8时: @古辣辣盐栗栗

9时: @油条小姐

10时: @幻镜幻境

11时: @玄卿砸

12时: @朱高富贵儿~

13时: @闲人散书

14时: @向死而生

15时: @心曲

16时: @鱼丸粗面

17时: @今天雪花接吻了没

18时: @mirror

19时: @三亩微风

20时: @默mooooo默

21时:倾执

22时: @橘子味的橙汁儿

23时: @神猫兜布帕



海报: @木辰   我师兄

文案: @居老师的教案

npc: @花无谢中心向   倾执



臣服于你.bdsm.(井然*沈面面)[内有私设,不喜勿进]

臣.第十一章.未完

警告:本文是bdsm(主奴文)宠向,本章涉及鞭打,权利交换,契约签订雷者勿入😁

    “夜尊,你是否愿意将我视为你的主人,全身心的信任我,服从我的任何指令,成为的我的奴隶。”

    “我愿意。”

    “从此你的一切权利都将属于我,我会担负起保护和照料你的责任与义务,引导你的精神,让你远离一切伤害。同时也会有惩罚你的权利。”

    “我愿意。”

    “应你的要求,我们双方都会失去单方面解除契约的资格,我承诺你,在此期间,我不会在收取别的奴隶,调教别的sub,包括商业性的奴隶,我会成为你唯一的主人,而你是我唯一的奴隶,你愿意么?”

    “我愿意!”

    “在在场所有人的见证下,我……”

    男人的话一句一句让沈面面血液沸腾。

    好幸福ε٩(๑> ₃ <)۶ з,仪式结束后沈面面就清洗好自己,坐在自己的专属调教室里,等着井然办好手续上来。

    他只是要求井然不在收别的私奴,没想到,井然连商业性的奴隶都放弃了。

    一想到刚刚井然的样子,沈面面就不禁在沙发里打滚。啊啊啊啊啊,他的主人太帅了!

    办完手续的井然上楼打开门发现,小吃货一个劲的打滚,失笑道:“怎么,就这么开心?”

    “嘻嘻。”

    “夜尊,告诉我你的身份。”

    突然变脸的井然让沈面面怔了一下,随后服从的跪了下来,仰头。

    “我是您的奴隶。”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周围安静的很。

    “主人。”

    井然奖励似的摸了摸他的头,道:“乖,我的奴隶,我的夜尊。”

    听到(我的夜尊),沈面面脸爆红,他是他的~

    “啧,脸这么红?在想什么呢?”

    “我是您的~”

    “哦~”

    意味深长的语气。

    “是想回家还是想在这里?”井然道。

    “听主人的~”

    “那就在这里吧,回家可不就是那么简单了。”

    “哦~”沈面面不知怎么的有些失落,这样不挺好的么。

    沈面面的专属调教室配备很齐全,其实和回家也没什么不一样,浴室,卧房该有的都有,其实井然就是故意的。

    “打算一直跪着?过来。”

    “~哦哦哦”

    看见他过来之后什么都不做,井然叹气:还真是个‘新手’啊。

    “奴隶,在主人面前穿着衣服是不是不大好?”

    沈面面起身开始脱衣服,只剩以后一条内裤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井然的目光一直在沈面面的身上,这让他有些窘迫,虽然之前有过一次这样的调教,但是,再次做起来还是害羞的。

    但沈面面只是犹豫了一下,便脱了下去,这不是自己希望的么,把自己交给眼前这个男人,还害羞什么。

    沈面面的身材很好,很均匀,性.器也很大,就是皮肤显白,灯打在他的白皙皮肤上有着病态的诱惑。

    “夜尊,仅此一次。”

    “好的,主人。”

    井然让沈面面跪到中心区域,自己进了卧室,这一进就是40分钟,沈面面跪的腿有点酸,心理也有点忐忑,心想是不是刚刚的犹豫惹井然生气了。

    井然估摸着时间,一出来就看见沈面面懊恼的表情,失笑:“想什么呢,觉得刚刚的犹豫让我生气了?”

    沈面面低头,嗯了一声。

    “小傻子,你忘了上次的惩罚了?”

    惩罚?沈面面一愣,才想起来上次还有惩罚,不好意思的对井然笑到:“我,我忘了。”说完还挠了挠头。

    井然摸了摸他的头,温柔的说:“今天是你成为奴隶的第一天,我要对你的身体做一个测试,看一下你的极限,因为这样——”靠近耳朵:“我们也许可以进行更好玩的项目~”

    气息在耳边萦绕,这暗示性的话语让沈面面的身体颤了一下,心中难免有些期待。

    “奴隶,给你一个选择的权利,去挑一个你最喜欢的鞭子,它会陪你度过今晚。”

    井然此刻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他就是一个王者,用着睥睨的姿态说着恩赐的话,不屑的语气,让沈面面感受到自己仿佛真的是一个奴隶,一个只会匍匐在井然脚下的奴隶。

    “是的,主人。”

   沈面面挑选了一个金色的鞭子,这个和他的面具很搭。剑柄上的花是艳丽的红色。

    还是只“高贵”的奴隶呢~只可惜,在高贵,也还是奴隶。

    沈面面的双手被绑到了锁链上,由于身高的问题,只有脚尖是挨在地面上。但是井然并不打算调节高度,而是给手腕处加了棉布,以免一会因为晃荡而受伤。

    身体的本能,面前的主人,沈面面曾经的经历让他现在非常的紧张,同时又有一丝丝的期待。

    井然似乎并不着急开始,只是慢悠悠的用鞭子拍打手心。踱步。眼神不断的打量他的身体,似乎在看一个心爱的玩具,新玩具。

    时间的流失,使他逐渐放松了下来,随后井然手上的鞭子带着呼声抽到了沈面面的后背,留下了一条鲜红的鞭痕。

    疼痛迅速在后背蔓延开来,沈面面本能的闷哼了一声,还带着压抑。

    “不错,我还以为要等更长的时间。”话音未落,又一鞭子冷不丁抽到了后背。

    “呃啊。”疼,真的好疼,沈面面弓起后背却又被挨了一鞭子。

    “别动!从现在开始,你要在心里默默报数,当我问你的时候,你必须回答上来,不然我保证下次的调教会很痛苦。”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

    沈面面双手抓紧铁链,“是的,主人。”

    话音一落,似蛇的鞭子如同雨点一样,密密麻麻的落到了他的后背,胸膛,大腿……划出了一道道鞭痕。

    “唔啊。”沈面面的慢慢的加重了呼吸,疼痛的汗水流到那些抽出印子的痕迹上,格外的热辣。直到身上再无可以下鞭子的地方,你会发现了,沈面面的全身有一层不自然的红色。

    “多少?”

    “47。”

    接下来的鞭子叠加到了有痕迹的地方,疼痛翻了一倍,很快的,沈面面就坚持不住了,终于在58的时候喊了井然的名字。

    58,这是一个令人不敢去相信的数字,一半35辫就是人体的一个极限,当井然问起的时候,本意是打算喊停的,但是他又想到,沈面面是一个成年人。不会去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就继续了下去。就算刚刚沈面面不喊,井然也要停止,58,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井然将沈面面放下来的时候,由于腿软就直接扑倒了井然的怀里,未等井然说话,沈面面就问:“主人,您满意么?”

    “满意,我很满意。”井然用手慢慢抚摸他的头发,温柔道。

    “…嘿嘿,主人满意就好。”说完便晕睡了过去。

    井然把沈面面报到卧室,亲吻额头。

    “晚安。”

    “主人晚安。”呢喃的话飘进了他的耳朵。

完了,我好像鸽了……


第四章.因为……我会误会啊[连城璧*齐衡](内有私设,不喜勿进)

璧衡.第四章

    连城璧,他们溱漍的摄政王,快要打到邶宋京城的时候,竟然答应了对方求和,随军的将领们就纷纷不满,消息传回京都时更是质疑声满天飞,这都快要拿下邶宋了,结果摄政王答应求和,闹着玩呢。

    于是溱漍众人对于这从未露面的王妃存了满满的恶意。

    先不说齐衡他是邶宋的人,就说他是男的,就不能当这王妃!

    溱漍皇帝才八岁,摄政王现在就是他们的天,娶一个男子为妻,还是邶宋的,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

    所以大婚进行的并不是很愉快。

    所有人表面都在庆祝,其实心里巴不得摄政王赶快扔了这新过门的王妃。

    连城璧也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他们的想法,但奈何也没办法,说到底还是自己将元若推到了如此境地,。

   

沈府

    “啊!”一个女子披头散发的将屋内所有的摆设全部打翻在地,一旁的侍女不敢上前阻拦,只得退到角落里。

    “碧落,碧落,你这是再做什么,小心伤到自己,快停下。”一个衣衫华丽的女人脸色焦急的想要上前,却被迸溅过来的碎片劝退。

    女子闻声抬头,见是自己的母亲,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扑到了老妇人的怀里哭泣。

    “娘,城璧,城璧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

    女人一下一下拍打着沈碧落的背,安慰道:“不会的,落儿这么好,怎么会有人不要你呢,乖,我们不哭,不哭哈”

    “娘,都怪你!若不是你把我纵养,我也不会如此骄横无理,城璧也不会抛弃我!”

    女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怎么,怎么会这样,碧儿在怨自己。

    此时刚参加完婚宴的沈尚书疾步走过来,心疼的问道:“落儿,不哭,告诉为父,你这是怎么了?”

    “父亲,女儿喜欢摄政王,想要嫁给摄政王。”

    沈尚书面露难色,这……

    “我不管,我就是要嫁给摄政王!”

    “好好好,嫁给摄政王,那碧儿,我们先睡觉好不好。”

    “真的吗,我还可以嫁给城璧?”

    沈尚书点头:“可以。”

    “好,父亲这是你说的,那我睡了,父亲与母亲也早点休息。”

    “嗯。”

    终于安静了,沈大夫人拉着沈尚书离开了小女儿的房间。

    走廊内,“老爷,你怎么可以随便答应呢,摄政王的性子相信您是清楚的啊。”

    “哼!他毕竟是摄政王得要子嗣,到时候再把碧落塞进去不就行了,哪来那么多话!”

    “老爷,你糊涂啊!”

    两人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温婉的女子将两人的谈话全部听了进去……

   

王府

    “都下去吧。”连城璧吩咐道。

    众婢女:是

    人都撤下去后,两个人沉默的坐在床上。

    大约十分钟后

    “我先出去一下。”起身。

    “王爷要去哪?”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奏折没批完,元若先休息吧。”说完便要走

    “王爷是嫌我齐衡的笑话还不够多么?”

    “我,我不是……”

    “王爷随意吧,齐衡先睡了。”

    连城璧看着齐衡背对着自己的身影,不禁叹了口气,拿起齐衡旁边的枕头放到了地上,躺了下去。

    夜,是那么的平静,齐衡却是辗转反侧睡不着,他本意是想让连城璧也上床,至于那种事情纵使自己不愿意也是要做的,毕竟这是自己的义务,可连城璧硬是睡到了地上,这让齐衡有点慌乱。

    “元若你怎么了?是身子不舒服么?”齐衡的翻身次数多了,连城璧以为他不舒服,问出了声。

    “王爷,你还是上来睡吧。”

    黑夜中连城璧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元若,你说什么?”

    “我说,王爷,你还是上来睡吧,这样不成体统。”

    只是……不成体统么。

    “元若,你不爱我,就不要说这样的话,早点休息吧。”

    因为……我会误会,误会你心里也是有我的,元若,我的元若……















璧璧:只是不成体统么?

哼哼:当然……好吧,地上凉,我心疼(つд⊂)

璧璧:我就知道元若最好了,嘻嘻(♡˙︶˙♡)

哼哼:但,但是你不可以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哦。

璧璧:我的自制力在你这里可是为零的哦,所以,嘿嘿_(:D)∠)_

哼哼:!!!我就不该心疼你!









~我要安排多少个情敌呢~


人在江湖靠嘴飘整合版